分類:設計風格

北歐風的斯堪地那維亞

典雅、自然、溫馨、簡潔,享譽世界的功能主義設計,熟知的北歐風,即斯堪地那維亞風格。斯堪地那維亞指的是芬蘭、丹麥、瑞典、挪威籍冰島五國。 20世紀初至戰後,斯堪地那維亞國家政府重視與扶持工業設計,為提高工業設計水平,紛紛成立專門部門,控制產品質量與製造標準化。 北歐設計以形式簡潔、典雅、做工精緻考究、舒適耐用頗具盛名,透過各種更貼近生活的家具設計,充分給予處在冬天漫長而寒冷的國家成員,能直接感受的溫暖氛圍和一個重要的心理依託,其中以瑞典、丹麥及芬蘭為現代設計代表。 瑞典:1990年成立瑞典設計協會,從事工業設計國民教育,解決設計師與廠商間合作與聯繫問題,使設計與企業、產品、市場及消費者做結合。瑞典風格並不十分強調個性,更注重工藝性與大眾化,追求便於疊放的「層疊式結構」的實用性,對大自然的熱愛和簡樸生活的追求,都在瑞典設計裡被完美詮釋。   丹麥:戰後的丹麥著重於手工家具的復興,成立丹麥手工業及工業學會(Society of Artsand Crafts and Industrial Design ),保證丹麥產品的高品質,在國際上樹立「優質產品」的形象。丹麥設計精隨是「以人為本」,設計不僅追求造型美,更注重產品的曲線,就單一張椅子而言,更要講究如何與人體接觸時作完美結合,展現體貼的人體工學,木製家具當推丹麥為世界經典。       芬蘭:秉持功能主義原則,嚴格控制設計風格上的典雅與人情味,芬蘭一躍成為世界工業設計的重要國家。 代表人物阿爾托(Alvar Aalto),以工業化方式生產低成本但品質精良的家具,愛好有機材料並善加利用,熟悉的「扶手椅」即為阿爾托的代表作。芬蘭風格善於將山水的大自然靈性融入室內,藝術智慧與靈感源於自然,1960後,設計風格轉為平實、實用,與生活密切結合。   怎麼看都愛不釋手! 與藝術裝飾風格、流線型風格的「形式主義」不同,斯堪地那維亞風格是將現代設計風格與傳統設計文化相結合,注意產品的實用性及人文內涵。即便斯堪地那維亞各個國家的具體條件不同,設計上有所差異,但總體而言有著強烈的共通性: 表現文化、政治、語言及傳統的融合。 對於形式和裝飾的克制,設計簡潔優雅,less is more。 ...

侘寂的餐桌美學

手心的溫度 Sage Cortez是來自美國俄勒岡州的陶藝師,欣賞她的各項器皿作品,可以直接感受一份簡樸與寧靜。不經過拋光、沒有光滑平整的邊緣及表面,不會反射亮麗光澤;沒有模具鑄型,每個純手工製作的器皿,盛裝的都是來自Sage Cortez的手心溫度;顏色不均勻,卻能被靜靜擱置在餐桌一角,也如此出色。Sage Cortez致力於將功能性與缺陷美一同帶入她的作品中,希望在傳統器皿的製作上產生轉折點,全因受到古老日本美學「侘寂(Wabi-Sabi)」及極簡主義(Minimalism)的深刻薰陶。   侘寂(Wabi-Sabi)的形而上日式美學 「侘寂」淵源於佛教,是提出以接受「短暫」、「不完整」、「不完美」為核心的日式傳統美學,追求拋棄事物外部特徵,不專注於形式的完美,轉而洞察生命藝術,重新欣賞自然和生活細節的審美風格,於是在「侘寂」的美學中,能看見簡素、不對稱、不規則、充滿節制,卻又那麼簡單、低調、雋永。 Sage Cortez將「侘寂」概念發揮,揉捏、按壓陶土的痕跡留在杯面上做成壓印,盤緣、杯緣不規則、不對稱的圓,也在呼應不按尺規的不完美,在色彩上的定調,只有白色與巧克力棕,就像陽光與影子的關係隨時間變換,沒有任何拼貼與調和比例,偶有平實灰色相伴其中。無論器皿裡用什麼顏色的食物或植物、花卉填裝,那樣動人、質樸的低彩度雅緻,從來不曾相形失色。   Bring life into your home 餐桌與臥室,都是源於人體需求,變成最有家中最有號召力的地方,小心對待,仔細思量,這是對居住者的犒賞。而餐桌以餐具的擺放開始,Sage認為,良好的table setting,是分享一個空間和一頓飯,了卻飯後必須辛苦收拾的想法,上菜前,先在餐桌上做一幅畫,她擅長用桌巾與碗盤作層次擺放,堆疊一個上菜前的起頭,朽木、藍色餐巾、內斂的陶製品,用禪意帶領情緒深深呼吸,將平緩、放鬆的心情帶進用餐氛圍,然後,坐下來好好吃頓飯。    好想要那只濾杯的靡靡之音正在衝擊腦波。外觀顏色就像還沒調和完畢的Latte,厚厚的質地讓人好想體會濾杯掂在手裡的感覺。美好器皿是起床的動力,驅使人一早就想急切的在濾杯舖上濾紙,用熱水讓咖啡舒活,期待家中不一會兒就滿室生滿咖啡香,濾杯下,架上一個透明澄淨的玻璃杯,看著咖啡慢慢涓滴,一次到三次的視覺享受,味蕾、嗅覺各適其所,幸福的一天get得不假思索。器皿的美好活絡了生活,Bring life into your home,Sage賦予餐桌上成員存在的意義,用餐時間一到,除了美味饗宴,也是對於靈魂的治療,對於藝術的凝聚。   ...

把家變成一個想去的地方

MY ATTIC「我的閣樓」 波蘭籍的服裝設計師Marij Hessel,鍾情於室內設計,特別擅長於DIY及翻新古董家飾、家具。 Marij喜歡到舊貨及跳蚤市場尋寶,蒐集各類復古居家用品,她擁有一間屋頂上的閣樓,是用來存放、改造古董家具和配件的工作展示空間,在這裡,Marij能夠隨時改變裝修,充分演繹她的色彩狂想,發自內心的靈感及創意展現,在這個空間裡就是一個純粹忠於自己的感覺,成就” MY ATTIC ”的中心思想:「喜好、設計及營造工藝全由自己決定」。 Marij在個人部落格中提到,MY ATTIC這間專屬天地,從清潔、打磨到上漆,繁瑣艱鉅,不會有人喜歡這個過程,但隨著閣樓及花園逐漸成形、越見溫暖,那股全出於自己雙手、由衷的自豪,會讓人有繼續下去的動力,這就是DIY魔力。 DIY的過程與結果都將帶來室內空間與心境上的轉折 面對妹妹家中的一整面白牆,Marij發現了一張新畫布,她利用大小不一的畫框規劃牆面,營造出北歐清新風格,畫框內可以是放大的書信,可以是孩子的照片與畫作,可以是字樣及符號,也可以是信手拈來拿起畫筆揮灑的偶然,仿製黑板樣貌的海報在其中,顯得活潑俏皮,增添更多童趣。 圖形與邊框留白比例拿捏得宜,畫框內容可以隨意變換,隨心情拼貼出一片專屬風景。 創造力的運用,總是能夠不厭其煩,當下的心境與喜好表露無遺。過程也許辛苦,但成果總是豐碩的,情緒轉移,與家人的互動無價,DIY是值得投資的生活樂趣。 把家變成一個想去的地方 室內裝修大致而言,是室內設計師的功力展現,而家的內涵其實是很私密的,能參與其中便有難以取代的歸屬感,其實只要一個角落,表現個人的用盡心思和用錢買不到的理想,在過程中釋放自我,在結果上享受成就,DIY純屬個人的浪漫,花點時間不為過。家縱然是提供休憩的地方,發揮巧思,創造一個充滿個性化美感的舒適空間,就能讓家不只是單純定義的家,而是變成一個「想去的地方」。   唾手可得的美景 漂亮的酒瓶燈好獨特,透明瓶身配上黃銅色燈泡配件,光線在薄荷色牆面更顯舒適溫暖,可以想像打開燈的那一刻是多令人興奮,酒瓶燈在Marij Hessel眾多DIY作品中讓人印象深刻,酒瓶則是在花園的玻璃回收箱裡拾起,美景,唾手可得。 隨手拿了籃子、繩子,就能做出別心裁,室內室外皆宜的planthanger,將植栽放上去,整體氛圍的層次感立刻提升,強烈而個人風格鮮明的居家空間營造,平常的蒐集變成一個重要的工作與習慣,再從每一次的DIY當中激發潛能。   心理層面的極簡主義 DIY蘊藏著心理層面的極簡主義,減少無意義的物質財富,獲取更充實、更快樂的生活。 能從細微處觀察與動手實作,成就感並非能夠輕易言說。 ...

每件作品都是體力與耐力的挑戰–極端針織

厚厚的針織蓋毯,是每每閱覽居家布置社群常常會看到的商品,原來就是極端針織的延伸,原來是源自於澳大利亞纖維藝術家對美麗諾羊毛的熱情。 織品是生命的救贖 Jacqueline Fink是澳大利亞的纖維藝術家,原本為一名律師,漸漸發現律師的工作與想像背道而馳,於是轉而到丈夫經營的高端時裝零售公司,在這期間,接觸到美麗諾(merino)羊毛,Jacqueline回想母親在她年幼時,曾教導了編織技法,就此對美麗諾羊毛的編織燃起熱情。 只是人生本多風雨,母親重病及產後憂鬱接踵而至,Jacqueline藉由極端編織,一手為家庭重新設計了手工編織紡織品,在操作的過程消耗體力與高度專注,讓她從抑鬱和焦慮中獲得救贖。   每件作品都是耐力創舉: Jacqueline Fink在某次受訪中提到,從小她就是個抗拒所有體育活動的小孩,,她從沒想過因為工作規模越來越大,體能、體力在直到42歲這年都必須發揮最大極限的效用。 當Jacqueline創作重心轉為住宅、商業和公共設施的紡織品,這類作品規模極其龐大,少不了常常得撐起5-80公斤的重量,久而久之讓她有了強健二頭肌,每件作品都是雙手及身體的挑戰,每件作品都是耐力爆發的壯舉,也是一種充滿愛意的創意表達。     渲染力: Jacqueline Fink的創造過程完全是自學成才,靠著感官反饋、質感和對於天然纖維的熱愛,支持她繼續創作的熱情和靈感。Jacqueline的原創設計和精湛工藝,運用源自澳大利亞的高檔美麗諾羊毛,自然風雅的色調,加上獨特的針織工法,迅速引來世界各地媒體和行業的關注,透過社群媒體的傳遞,目前擁有廣大的支持群眾,並吸引世界各地的製造商慕名合作,目前已在全球趨勢中,佔據了「極端針織」的穩固地位。     分享與回饋: Jacqueline Fink的「極端針織」創造性迅速發展。為了分享她的wool世界,Jacqueline自行開發極端針織紗線,於2015年推出,命名為K1S1,由高品質美麗諾羊毛製成。 根據Jacqui的設計和規格,賦予針織廠、織布廠及工匠一個可行的、功能性和柔軟的方案,用來創建自己「極端針織」紡織品。Jacqueline將「極端針織」視為一個高品質的美麗操控,她對於藝術品的操控充滿熱情,她認為這個耗費體力的過程有療癒作用,Jacqueline將個人經驗及專業知識分享出去,開班授課,很多人因為她而受惠,讓她的專業及能力變的意義非凡。   匠心獨具: 「極端針織」演繹了戲劇性的感官享受和極致美學,數大便是美。 看起來柔軟的天然纖維散發舒緩的力量。不同編織工法,創造出來的紋理非常豐富。柔嫩的觸覺、細緻、天生的高度結構性表現著奢華感,每一個作品都能為觀察者帶來慰借和歡樂。 Jacqueline ...

跟著攝影師探訪古典與現代的碰撞

哥本哈根歷史建物的探索: 來自丹麥Aarhus的攝影師,Marianne Jacobesen,習慣從大自然、強調功能性及舒適性的斯堪的那維亞(Scandinavian Design)極簡空間設計、輕藝術建築風格、園藝設計及食物汲取靈感。 在Marianne Jacobesen受邀工作的旅途中,入住位於丹麥首都,哥本哈根的Nobis Hotel Copenhagen,擁有75間客房,坐落在歷史悠久,佔地5400平方米的地標建物中,最初為接待丹麥皇家音樂學院的建築。當代建築師Gert Wingardh帶領瑞典建築從傳統走向當代,一手將Nobis的魔力帶入丹麥首都的傳統思維,Nobis Hotel Copenhagen就是古典主義與現代主義互相融合的絕佳例子。 舊式建築雕花壁飾被刻意保留下,有著時代感的斑駁,與皮製沙發相應;表現金屬剛毅的Loft燈架及床框,清楚並有趣的被擺放著;天花板、牆面及窗框的線條俐落有序、為整體空間做到剛剛好的留白;現代感的流線型浴缸被大理石環抱,窗台放置黃色花朵,中和了冰冷色調,視覺大器不離群、不高冷,看似衝突卻不影響古典建築的故事性。   Marianne Jacobesen曾說 ”I love that this hotel is so gorgeous, cozy and ...

從文學電影看經典義式鄉村風

高聳的龍柱伯在道路兩旁圍成小徑,石灰岩砌成的房子錯落其中,出訪南義,會先被這樣的風景迷惑到不能呼吸。每一個畫面空間感都拿捏得恰如其分,2003年上映,《托斯卡尼艷陽下》的耐人尋味不只來自讓心情隨之起落的愛情和主角的經歷,還有百看不厭的阿瑪菲海岸、擁有300年歷史,充滿古典義式鄉村風格的”Bramasole”、女主角法蘭西斯從頹圮中建立一個家以及她臥室中那張鑲著聖母像,帶來信仰的鐵床架。 Bramasole: 像在調色盤暈開磚紅色,剝落的紅漆襯得百葉窗陳舊的綠看起來更綠,厚實木門上的金屬門鎖訴說著輝煌年代的遺留。藤枝攀附外牆,落葉散成一片蕭瑟,庭院盡是枯枝、老甕,象徵「嚮往陽光」的Bramasole徒有美名,剛買下的法蘭西斯遠從舊金山而來,面對一片荒蕪,準備收拾新歸宿,也收拾失婚的心情。     有破壞方能重來: 來自波蘭的移工,烏合之眾似懂非懂,失誤造成牆面倒塌,偶然成就了法蘭西斯的理想。打掉牆壁阻隔,欣賞那幅濕壁畫,有了更開闊的視野,畫前兩盞檯燈彷彿將場景拉回17世紀,貴族的盛宴在此舉行。燭台和地毯呼應著盛宴場景,簡約的沙發讓古典透出一點現代感。不礙事的不去補強,淡黃色牆身、水泥、人和彩色的花,在立體空間繪出另一幅濕壁畫。     家因為人而存在: 家的輪廓隨著波蘭工人日復一日的裝修逐漸成形,但夜深人靜的孤寂與自我懷疑襲來,想到一身做菜好手藝無處發揮,使法蘭西斯開始思考擁有這間房子的意義。念頭一轉,她發現家人就在眼前,她早與波蘭工人有著革命情感。百廢待興之時隨意用木板和凳子在濕壁畫前架起了餐桌,氣氛有了,鋪上餐巾團聚併坐,觥籌交錯,談笑風生,家的美好是因為人。       信仰 期待愛情的人總能體會,人生必須在途中又多所錯過,才能迎向最終的美好。喜與不喜,所有情感豐沛的場景都在臥室宣洩。剛到Bramasole的那場暴風雨,法蘭西斯躲進被窩,手摸著聖母像安然度過,從此她有了信仰,而床變成她的避風港。粉玫瑰色的牆面依賴著地磚,在檯燈照射下更添浪漫,磚砌的壁爐足以再次證明擁有Bramasole很幸運,古典鐵床架幽幽卻難掩光芒,臥室氣質因此嶄露無疑。     沒有人能拒絕托斯卡尼 15年間,經典不隨著時間有所式微,很多人異口同聲曾數次重溫,除了現在看來仍帥得咄咄逼人的男主角無法複製,營造一個《托斯卡尼艷陽下》的溫暖臥室有本可考:地板交錯放置長方形紅色地磚;古董床架為主要構圖主體,利用鐵色、金色迎合古典氛圍;選擇帶有金屬元素或碎花的花器、檯燈和床頭家具;以粉、白鮮花作為床頭植栽;金屬畫框抓準位置懸掛牆上或放在地上靠牆擺放展現隨興;復古床架選擇純白寢具則簡潔乾淨,搭配花色寢具加深鄉村風的比率。       營造自己的托斯卡尼,寢具這裡選 設計款式:「塞納河畔祕密花園」 ...

從法國女人的衣著品味學極簡居家風格

身上顏色不超過三種,這是法國女人對於服裝穿搭整體呈現最不容妥協的部分,所以儘管回顧10年前的照片,都不覺造型過時或突兀。經典不敗是選品的能力,但隨著時光流逝,回頭一看仍氣勢磅礡,那是質感與個性。法國女人對於時尚的最高定義並非追尋大師的設計急流,也不隨流行浪頭轉移搬風,「適合」、「喜好」及「用料」才是值得遵循的fashion rules。其實居家布置與服飾造型穿搭有著異曲同工之妙,著重顏色的配置和飾品的巧妙點題,一切都和「比例」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不具彩度的優雅哲學】 黑、灰、白不僅為法國女人穿搭的打底工具,利用黑、灰、白做單一同色系搭配或相互混搭堪稱中流砥柱,安全範圍中的無拘無束似乎已經蔚為街頭風氣。在極簡居家風格設計中,常會有大面積留白的牆面,線條簡潔有力的黑色家具或硬體,灰色則運用在部分牆面、家飾或寢具織品,看起來層次分明,也中和只有黑與白帶來的冷酷及僵硬,就如同在只有黑白的穿搭中,圍上一條灰色圍巾,氛圍像極了法國女人捨我其誰那般高冷的自信。     中性色調的溫柔執著: 舉凡beige 、camel、army green、navy blue ,這些色彩在服飾色相環中,處於「Itg(正色加上淺灰)」及「g(正色加上灰)」的低彩度顏色,是法國女人擅於操作成同色系搭配的顏色,是賞心悅目、讓人爭相模仿的氣質來源。淡淡的木色裝潢與木製家具,在各類居家風格中大放異彩,一是源自於生物的生命力,二是增添居家溫暖氣息。無論是北歐或日式極簡風,以木頭為主題,搭配白色、米色、灰色及靛藍色織品及家具,表現出的寧靜與安定都是家對於人的牽引。   三比一的比例原則,抹上一色紅: 對於鮮艷色彩,法國女人是充滿節制的偶有熱愛,搭配上只占15-20%,由紅色唇膏佔據5%,單寧地位崇高,不受限制,其餘的75%,任由低彩度或無彩度佔據。在居家布置安排上,其實有所謂的比例原則,顏色維持在三種之內,讓空間視覺效果更乾淨簡單,可將面積大的範圍,如牆面、地板、床,作為70%的底色;沙發、桌子等主要家具作為25%的主色;最後用抱枕、盆栽、邊角空間作為剩餘5%較為個人化或跳脫的襯色。   善加利用收納及閒置空間,精準拿捏家飾品的擺放也很重要,避免過猶不及,要能學習法國女人有耳環就不再佩戴項鍊及手環,不做over accessorizing。   法國女人能用5位數字買下一件優質面料的經典大衣穿上個好多年,找到自己合適的東西就很少改變。 居家環境關乎居住品質,可能不只是多年,而是一輩子的投資,除了培養居家空間的布置品味,好好挑選各項素材,才能經得起長時間的考驗。       品質嚴加控管,天然萃取的棉料,100%長纖精梳棉不怕時間考驗,購買經典風格寢具點這裡   法國女人衣櫥裡不可或缺向Coco ...

古老智慧的生活型態

隨著綠能室內家居的風潮盛行,植物盆栽吊籃也受到關注,以白色繩子做出不同的結,結再與繩子由上而下編織成幾何圖形,下端有流蘇垂掛的網型吊籃,原來這種工藝就叫做”Macramé”。   Macramé是由棉線、紗線、亞麻、大麻、黃麻或皮革製成的繩索,透過打結技術生產的紡織品。Macramé源自13世紀阿拉伯織布工藝“migramah”,“migramah”為「邊緣」的意思,是指放在駱駝及馬匹身上,帶有流蘇的裝飾品,用意在炙熱的非洲沙漠地區,幫助驅動物趕蒼蠅。 另有一說是源自於土耳其的“makrama”,是用多餘的紗線編織,固定布料頂端及底部的特殊工藝所製成的餐巾或毛巾。    摩爾人將Macramé的藝術從北非帶入西班牙,慢慢的在整個歐洲散播開來,在17世紀末被引入英國宮廷, 深受貴族喜愛,瑪麗女王將結繩編織工藝教授給侍女,輾轉成為海上水手長期停留海上的休閒活動,水手們用「方形結」和掛勾,將結繩精心製作成裝飾刀柄和船舶部件的工藝品,在登陸後出售、交易,進而將Macramé漸漸推廣到中國及新世界。 19世紀英國、美國水手製作的吊床就是從這裡發源。Macramé19世紀到20世紀初的維多利亞時代最受歡迎,大多數維多利亞式的房子都用Macramé來裝飾居家用品,如桌布、床罩和窗簾。1970年代以後,小型式的Macramé技法也被運用在手飾編織,並延伸至服飾、家飾及家具,從此廣受矚目、蔚為趨勢。   只有繩子、原木和一雙手,在歐美國家許多擅長Macramé編織的藝術家,將Macramé工藝發揮得毫無框架,適合任何居家風格的植物盆栽吊籃為最常見也受矚目,將盆栽往上垂吊,讓充滿生機的綠意從天而降,大多放置攀緣植物,因枝葉延伸充滿生命力,亦為主、亦為客,旺盛而含蓄,再合適吊籃不過,耐旱的蘭科植物無須時常補入水分,也是很好的選擇。也可以將盆栽換成透明的玻璃容器,挑選耐受力強勁的水耕植物,透過網眼看穿玻璃,植物構造及水量一望無際,視野更純淨,不打擾居家既有風格,放在窗邊或燈下任由光線折射,在潔白牆面產生倒影,由景再生景,靜物優雅全然釋放。     可以在沙灘用漂流木架起休憩空間,用Macramé工藝做成垂簾,象徵水手、漁人船舶暫歇停靠,漁網披掛船緣,Macramé很適合夏天與海邊;在臥室放置編織吊床,配合盆栽大器擺放,叢林野趣在臥室的妄想天地裡恣意奔馳;可以編織成枕套,顏色統一但圖形各異,流蘇與幾何圖騰帶著些許民族風的氣息,搭配上純白寢具,與鄉村風搭配起來也毫無違和;潔白牆面掛上流蘇壁飾,柔軟如棉織布料,也許不如利用各種畫框拼貼營造出來的規律、簡潔或現實,但色調天然的流蘇壁飾更能與居家空間中任何earth tone的木頭家具、盆栽、藤編家飾,自然的融為一體。     無論叢林野趣的營造或是與earth tone的風格融為一體,有套寢具用來搭配都是無限match,Macramé已經可以透過管道學習,但無限match的寢具,只有這裡<<<<<(點擊更多)

居家的綠色點題

堅固強硬的建材創建家的穩固架構;盡善盡美的家具提供家的人性化需求;各式各樣的植栽軟化建材的強硬及冰冷,妝點家俱存在的美感,讓家從靜態轉為具有生命力的動態,配合居住者的生息,讓「家」變得會呼吸,認識以下6種居家常見綠植新寵,便於採購、便於照顧,也為居家風格做一個充滿生機的綠色點題。 1、蒲葵/散尾竹(又名黃椰子或紫葵) 原產於非洲馬達加斯加島,喜歡溫暖潮濕、陰涼、通風良好的環境,怕冷、耐寒力弱,幼樹盆栽常做室內裝飾,蒸散水分能力強,是天然加濕器,將葉片摘下放置玻璃瓶內,放在臥室,可降低室內植株體積大的壓迫感,更顯清新簡約。嫩葉能製葵扇,老葉能製蓑衣,枝葉成熟就能製成藝術品,蒲葵是一種具經濟價值的植物。        2、橡皮樹/印度榕 厚革質,有光澤,橡皮樹除了美麗悅目,還獨具淨化粉塵的功能,可以吸收揮發有機物中的甲醛,還能吸收空氣中一氧化碳等有害氣體,橡皮樹在陽光充足的地方能進行強烈的光合作用,調節空氣濕度和含氧量,在灰塵多、人煙混雜的空間最適合放置橡皮樹。   3、芭蕉葉 「扶疏似樹,質則非木,高舒垂蔭」正是形容芭蕉葉,葉子很大,橢圓形狀,最高可長到3公尺。由於芭蕉耗氧量大,需要良好通風的環境,一般空間較小的臥室不宜擺放。芭蕉喜歡土壤肥沃、濕潤的環境,但盆內避免積水以防爛根,較適合放置於客廳或大型浴室內。芭蕉葉的妥善運用,會讓室內布局帶點日式簡約的禪意。    4、龜背竹/蓬萊蕉(又名電線草) 龜背竹因為葉片形狀像龜甲,莖有節像竹節而得名,原產於墨西哥熱帶雨林中,喜歡溫暖及潮濕環境。不耐寒,應避免陽光直射、強光曝曬,保水性好的微酸性土壤適合龜背竹生長。在室內空間裝飾常見龜背竹的蹤影,為整體較為清冷的居家設計帶來熱帶雨林的熱情,特別適合白色的容器,與木色調家具或金屬工業風格都能相諧,百搭於北歐風格設計。     5、琴葉榕/琴葉橡皮樹 因葉端像提琴而得名,喜歡溫暖潮濕、陽光充足的環境,可以多曬太陽、多澆水。原產於獅子山至摩洛哥低地熱帶雨林,葉片厚革質且密集生長,要注意盆底負重,才不至於盆栽傾倒。觀賞價值高、好栽種,琴葉榕被廣泛利用於客廳擺飾,氣度彰顯、舒適怡人,利用帆布或不規則容器作為盆飾更溫柔愜意,適度修剪頂端嫩葉,可以控制琴葉榕的生長高度。   6、尤加利/桉樹 尤加利有股清涼的樟腦味,常被運用於精油提煉,具有驅蟲功效,除盆栽外,至花店買一束放置水中也能存活,或是將由尤加利葉倒掛風乾,顏色從深綠變成橄欖綠,放置花盆中也別有風味,在乾燥永生植物風行的年代,尤加利葉扮演著不可或缺的典雅角色。         一般常用的室內植株都偏好溫暖潮濕的環境,只要注意日照,台灣的居家環境再適合不過。諸多綠植如量天尺(龍骨)、或虎皮蘭等,都是容易種植的室內植株,選擇多元豐富,可視需求及布置購入。室內植株幫助減低霾害,這股「生物淨化器」的趨勢來勢洶洶,銳不可擋。在許多北歐居家風格中,常會看到植物運用的巧思,在陽台一隅、門邊、床頭、層架及樓梯間,都能擺設,觀葉類植物能為家帶來盎然生機也提升居家格調。 ...

城市意象

 Kevin Lynch,凱文.林區,來自於美國芝加哥,曾任教於麻省理工建築學院,擅長都市規劃,出版了《城市的意象》(The Image of the City)這本書。Kevin Lynch在書中提到,組成城市意象的五大元素:通道、邊界、地區、結點、地標。這些元素共同構成一座城市的空間型態,是城市居民感知環境的重要參考,也是都市設計必須掌握的基本設計原則。                      城市意象是「城市居民感知環境的重要參考」,生長在不同國家的人對於城市意象也一定不同,例如:較低緯度國家對於秋冬意象多為楓紅、枯葉;較高緯度國家對於秋冬意象更加偏向下雪的銀白及地上融雪混雜泥土的灰。環境對於設計創作者的靈感擷取更是有舉足輕重的影響,舉凡食物、服飾、室內設計直至建築領域,眼睛所及,都能激發出各種顏色堆疊。美感很主觀,難斷好壞,藝術也沒有一定準則,但從用色、設計結構,都不難從作品中窺探設計創作者的獨特性格,以及對所處環境的人、時、事、物、地、貌賦予的關懷與在乎。 再度藉由丹麥攝影師Marianne Jacobesen的攝影眼看世界,這是她踏上冰島的第一個射像,多雲清冷的天空是淺灰色;一片霧茫下的海洋是灰色,多半建築物主體是大量白色,登高遠眺,強勢入主眼角的是屋頂的磚紅色。像是在調色盤擠上紅、藍、黑、白的顏料,在每個顏色裡都調入一點白或一點灰,在這四個顏色的基礎上,互相襯色搭配,放在冰島的地形和氣候條件下,氣氛顯得平靜、和緩,這是Marianne Jacobesen所拍下的冰島城市意象。當天Marianne Jacobesen便入住了The swan House,在這精巧的房間裡,有磚紅牆面、灰色床架、淺灰色格紋被單,白色窗簾及枕頭,兩相對照之下,與冰島的城市意象一拍即合,一樣的色彩角度正在內外應合,此時此刻不以籠統的定義去定義設計風格,能顯見的是室內設計師關照冰島、感知冰島,將城市意象與設計,作了因地制宜的結合。   保留城堡原始樣貌的地板呼應磚牆,如出一氣;浴缸呼應白牆堆砌整齊幾何線條;壁櫥呼應橋底邊角的圓弧形狀;壁櫥上的瓶罐透出典雅、神秘的墨綠光澤,呼應閃著波光卻不清透的湖水;整體氛圍則複製威尼斯的城市意象。這是Marianne Jacobesen在威尼斯的攝影作品中,非常引人注目的連結,古色古意結合當代簡約,對於時代遺留表示尊崇。一個城市若能讓人朝思暮想,從來不是多方便、先進,而是當地對家城的愛護,整座城市的美麗,從裡到外步調一致。威尼斯的浪漫發生在一早醒來,任誰都想在這裡裡開啟新的一天,在室內設計師徹底愛上威尼斯的San Pietro di Castello裡。 探訪冰島,就能創作冰島;遊歷威尼斯,就能創作威尼斯;身處哪個城市,就能創作該城市的城市意象。 OUIFIE帶您走訪法國,感受塞納河畔的城市意象。 塞納河畔的秘密花園<<<(官網線上逛)